大圩新闻网

专访北京协和医院张振馨:阿尔茨海默病的甄别、照护和突破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0-30 07:23:32

《经济观察报》记者田进在阿尔茨海默病医学上的突破在哪里?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征兆是什么?如何早期发现和干预?阿尔茨海默病和阿尔茨海默病是一回事吗?

针对上述问题,《经济观察报》最近采访了北京协和医院神经病学教授、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中国分会副主席张镇新。

张镇新当医生已经50多年了。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她一直专注于各种类型老年痴呆症的早期诊断、治疗和预防。2006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和中国医学科学技术奖一等奖。她还参与了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gv-971的第三阶段临床研究。

经济观察家:什么是阿尔茨海默病?什么是老年痴呆症?

张镇新:痴呆是病人的临床表现。痴呆症有很多种类型。早期发现患者异常行为的症状,如突发脾气或固执的个性,甚至一定程度的抑郁,都不是阿尔茨海默病引起的痴呆。其中大部分是由严重抑郁和脑血管疾病引起的额叶萎缩,并最终表现出痴呆症状。这种痴呆症很容易被误诊为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症的早期患者绝对不是行为异常。最早的行为是记忆异常,例如短时记忆不佳和无法记住半小时前发生的事情。

对于阿尔茨海默病引起的痴呆,患者的生命周期通常为10年,如果护理程度良好,可能需要多一点时间。对于心血管疾病引起的痴呆,患者的生命周期通常为五年。同时,如果脑血管疾病得到良好的治疗,由脑血管疾病引起的痴呆是可以治愈的。

目前,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可以在不同时期获得药物。医生经常建议病人使用更多的大脑和锻炼。上述措施可以暂时控制患者的病情,但不能从根本上阻止阿尔茨海默病的进程。病人病情恶化的速度仍然不变,不能改变病人的生命周期。此外,剂量会随着病情的加重而逐渐增加。当剂量达到一定水平时,就会开始出现各种副作用。然而,如果停药,患者的病情会立即恶化,因此患者不能停止服药。

《经济观察报》:为什么政策和医学需要关注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筛查和诊断?

张镇新:早期诊断是在病人没有明显感觉的时候做出的。记忆力衰退之前必须有病理变化。此时,脑组织没有萎缩,严重的病理变化会导致症状。当阿尔茨海默病有症状时,它基本上进入了中晚期,这是无法治愈甚至延迟的。因此,极其早期的诊断尤为重要,因为在现有的医疗条件下,如果实现了对患者的早期诊断,就可以对患者进行干预和治疗,并且患者可以始终保持高质量的生活。早期诊断分为两个阶段:量表检查和病理检查。

早期诊断的年龄组主要是65-75岁。就规模而言,目前国内规模相对落后。大多数情况下,最多检查一个量表,检查mmse,这根本不起作用。然而,量表应该基于听觉视觉触觉联想和其他多角度记忆。自2013年以来,他的团队一直与美国弗雷明汉医院合作,将最新的秤引入中国。后来发现,它在社区流量调节过程中非常有效,可以根据规模结果进行初步诊断。

例如,如果患者上周在超市买了鱼,许多国内秤只询问他是否记得在超市买鱼,但是介绍的秤更详细,例如他买了什么样的鱼,多少斤,他花了多少钱,等等。

经量表初步诊断阿尔茨海默病后,将进行病理检查,包括核磁共振成像、高危基因检测等一系列试验。正常情况下,人脑的血流量应该非常丰富和充足,但阿尔茨海默病产生的有毒蛋白质会影响神经网络和血流量,导致记忆力下降。因此,核磁共振成像不是一般的核磁共振成像。目前,全国只有协和医院和其他医院能做到这一点。其目的是检查脑积液中是否有毒性蛋白(β淀粉样蛋白)。如果被发现,它肯定会生病,只是迟早的事。

高危基因的检测是为了检查致病基因。有25个致病基因,其中大多数是危险因素,不一定是致病性的。然而,其中三个肯定会导致疾病,并使下一代有50%的患病几率。此时,病人和后代需要考虑试管婴儿。

经济观察:为什么在过去的十年里没有开发出治疗老年痴呆症的创新药物?如何评估gv-971?

张镇新:多年来,许多外国公司在研发方面一直亏损,甚至到了破产的地步。不幸的是,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还没有发现被认可的创新药物。国外药物研发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一是fda批准的药物只能作用于一个目标。当开发的药物作用于多个目标时,它们不能申请临床实验。由于阿尔茨海默病是由多种靶点引起的,药物研发经常失败。其次,许多量表不够详细,导致对药物实验效果的观察不佳,也不清楚药物是否能改善患者的病情。

患者期望的gv-971仍处于批准阶段。Gv-971通过抑制β淀粉样蛋白聚集、调节肠道菌群失调、减少神经炎症等多靶点特性发挥其抗阿尔茨海默病的作用。9个月的临床试验结果表明,gv-971在试验期间可以显著改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认知功能障碍,但它能否继续发挥作用仍需进一步的人体实验。

同时,药物也有其上限效应。三期实验适用于更多的晚期患者,用药后疗效非常明显。病情可以从28分降低到20分(正常人0分),但对于早期患者效果有限,因为开始时病情只有4分,很难再降低。同时,早期患者对所使用的评估工具并不特别敏感,也不容易观察到具体的效果。因此,需要进一步优化计划和进一步研究。

gv-971的下一个实验是通过多中心临床标记来观察药物是否进入大脑,因为不进入大脑的药物会在血液中产生副作用。国外研发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药物进入大脑的比例很低。一般来说,只有3%进入大脑,97%留在血液中。然而,药物进入大脑可以提高疗效。因此,为了增加大脑的浓度,必须增加药物的剂量。这时,大脑中没有太多的增加,但是血液中的大量增加会产生毒性作用。Gv-971还没有公布人类在这方面的数据,但是动物实验表明大约30%的人进入大脑,但是动物与人类不同。

在此之前,许多药物主要治疗效果的终点没有达到动物模型的预期。也就是说,我在小鼠身上看到了一些具有良好抗衰老和抗认知功能障碍机制的好药物,但我发现在人类的实际应用中存在问题,没有达到治疗效果。

经济观察:近年来,中国的阿尔茨海默病研究仍面临哪些困难?

张镇新:2000年初,他和许多专家写信给这个国家,呼吁对老年痴呆症进行更多的科学研究投资。国家也非常重视这一点。自2014年以来,相关政策不断出台,科研经费也开始陆续下降。然而,它们仍然远远不够,常常达到几十万,最高项目是75万。

自2013年启动分流项目以来,我们的团队为5000名老年人提供了全套免费早期诊断。一人全套早期诊断费用3万元以上,科研补助500元以上。为了支持分流项目的运作,该小组收到了中国和美国的六个科研项目(使用分流调查数据)。同时,协和医院也需要补贴资金。

同时,有些项目的补贴资金无法使用,如根本不需要的验血补贴,但医生的外地研究费用没有补贴。医生花了两个小时为病人完成一套体重秤。为了节省时间和成本,该小组还试图与其他医院签约,但发现全国很少有医院有实力做全套早期诊断。在协和医院,几个简单的基因点可以在40分钟内测序,但在其他医院需要两个小时,结果根本看不见。

《经济观察报》: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护理中应注意什么?

张镇新:处于中间阶段的病人开始有认知障碍,没有方向感,不了解道路,容易迷路。家庭成员应该始终注意这一方面。由于幻想症,患者经常伴有轻度甚至中度的精神疾病,这也要求家庭成员尊重、理解他们并调整他们的心态。

对于卧床病人的护理,他们应该善于利用身体和眼睛的接触。虽然他们行为异常,无法表达,但他们能感受到护理人员对他们的感情。有时候病人经常握着我的手,这是他们想要活下去的愿望。其次,阿尔茨海默病患者死亡的三大原因是长期卧床引起的褥疮感染、自主吞咽功能丧失引起的肺部感染和肿瘤疾病。因此,对家庭成员或护理人员的要求相对较高,甚至需要专业医疗护理。

扩展阅读:

世界老年痴呆症日特别计划:如果记忆可以恢复

法律小讲堂丨拾金不昧是美德 “拾金不退”要承担法律责任